<address id="h5r3d"><address id="h5r3d"></address></address>
<form id="h5r3d"><nobr id="h5r3d"><th id="h5r3d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em id="h5r3d"><form id="h5r3d"><nobr id="h5r3d"></nobr></form></em>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Page 8 - 景東畫刊2018年第1期(總第十六期):花的世界
        P. 8

        花的世界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次踏上杜鵑湖已經是闊別多年以后,因為工作的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系,又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還是那山,水還是那水,與之不同的是,多了一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條通向湖邊、山頂、林子深處的清幽小徑,或石板,或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,雖是人工雕琢,但與環境極為融洽,沒有絲毫的突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感,像是從心里長出來的血脈般自然,落在上面的步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伐似乎也輕快了些。走在靜得連你心跳的聲音都能聽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的原始森林中,自己也變得清晰,生命就這樣一步一步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咔吱咔吱的敲擊著世界。朋友總驚嘆我膽子之大,竟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敢獨自一人走原始森林。其實,只因為是在杜鵑湖而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任何畏懼,它總給我一種踏實感,只要順著血脈走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的方向,就不會擔心迷失,也不會忐忑遇到猛獸。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,如若換了其他地方,哪怕是一丁點的異響,也會令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毛骨悚然吧!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不清多少次,在杜鵑爭艷的春天,在萬物蔥蘢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天,在色彩繽紛的秋天,在銀裝素裹的冬天,漫步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邊,徜徉林中,呼吸著負氧離子含量極高的空氣,一遍又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軍 攝             一遍。除了杜鵑湖,我想,再沒有一個地方能讓我“讀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千遍也不厭倦”了。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年,大紅杜鵑開的異常艷麗,似著了火一般的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烈。在距離杜鵑湖不遠的地方,因為工作的關系,我們
                    碧綠的湖,沒有一絲雕琢,就這樣純粹的印刻在了心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遭遇了一場猝不及防的大火。當熊熊的火苗和吞噬一切
                    湖,把整個春天交付給了杜鵑,任它肆意的綻放,染紅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的黑煙被狂風卷著滾滾而來,我們拼命地奔跑著,心里
                    山,又映紅了水,便有了“杜鵑湖”。當把第一次看到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感覺到一絲害怕。在徹底脫離險境,一切又恢復平靜
                    的樣子寫在格子上,最后變成鉛字被印刷出來,也成就
                    了我與文字的這段緣分,收獲了人生中的第一
                    筆稿費。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參加工作,在杜鵑湖下面的山坡上,帶
                    著未脫的稚氣,當了五年孩子王。在這段青蔥
                    歲月里,給孩子們講杜鵑的故事,教孩子們唱
                    杜鵑湖的歌,渴望著杜鵑湖般純凈、大紅杜鵑
                    般熾熱的愛情,想象著杜鵑湖畔,執子之手,與
                    子偕老……離開杜鵑湖的那年,我找到了那執
                    子的“手”,走過杜鵑湖,走進了婚姻的城。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鵑每年如期而至,染紅了山,又映紅了
                    水,不知疲倦的開著,雖未親眼所見,但我知
                    道它就在那里開著,年復一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月雨 攝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2
           3   4   5   6   7   8   9   10   11   12   13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青山网